2016 / 01 / 12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正确的死法

做为一名资深伪文艺青年从来都是我找想法然后写文章,但是最近不断有想法在我上下班的路上,上厕所的坑上,无聊想发呆的时候蹦出来,好像在告诉我:喂,你该写写我了。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冷兵器时代的死法大多难看。

热兵器时代最早的弹丸一颗解决一个敌人,比起冷兵器时代,被弹丸解决的这种死法要好看多了。至今仍对电视剧里长辫子士兵从口袋里拿出火药用长棍子先把火药和引线捅到枪管低压实,再把圆弹丸捅到里面,对着敌人点燃引线等着烧完这种枪的用法印象深刻。

假如火枪一直没有进步还是得烧引线,那么二战时期仍是火绳枪的天下。那么在每场战斗结束后,每个人的死法都会很惨,因为圆铅弹因为没有旋转而引起的肉体创伤实在太大。但是总有那么几颗铅弹偶然的因素会在尸体的身体上留下小小的弹孔,那个弹孔很完美,小小的一个眼。当这样的身体躺在一堆里的时候,强烈的对比让我觉得好像他又坐了起来,自豪的说:“看到没,这才是正确的死法。”

扯完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伟伟权日记】(QUANWEIWEI.CN)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想说点什么?在下面留下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