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07 / 19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猫说(二) — 出生

从我吃东西的垃圾堆到家里大概七十米,可这七十米是我走过最长的一次,我感觉胃袋已经严重烧伤,鼠体内的毒素已经经过胃里的伤口经血液流遍全身.我已经走不了路,但我仍然坚持着警惕的沿着墙根慢慢走.胃依旧翻滚,”啊~”尖叫声伴着呕吐,这次我吐出了未被消化的鼠毛还有一根颜色发深的长草,胃液还是别的什么液体成泡沫样的绕在呕吐物周围,胃在烧,但我的血液却在一点一点变冷.

一路上每一次呕吐,都让我更加虚弱,终于还是走到了家,大门已经锁上,像昨天一样我可以从大门左侧斜靠在墙上的细木杆上爬到门栋顶上再下去就到院子里了,我的爪子仍旧尖利很轻松就能够抓住木杆,但往上爬却并不轻松,我太虚弱了现在.

我的身体不得不伏在杆子上,我的眼角已经湿润,胖子主人在刚收养我的那几天几乎天天抱起我就先帮我轻轻捏去眼角的异物,然后轻抚我的头和后背,我便顺势爬在他坐下的双腿上.
是个秋天,我出生在一个破旧的小屋,生我的是一只白色的母猫,小屋布置的很简单,大概是没有人住的原因,在靠窗处只有一张铁边的木板床,床很大,上面有一些破布棉花之类的东西,我就出生在这张床上,那堆东西就是我的窝.

在我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我还有个姐姐,母亲在生完我们后异常警觉,除了吃主人送来的食物,在开始的几天她寸步不离我们.主人是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她很少会看我们,过了几天趁母亲出去,她才看我们一眼,我出生后不久的一个夜里,听到了院子里传来”嗯~嗯~叽~叽~”的声音,后来才知道院子里有一只母狗下了一窝狗崽.

2015 / 07 / 16 - 随笔杂记    2条评论

我的朋友小五子(三)

会生活的人更有魅力!

我越来越相信培养一个能坚持下去的爱好是多么重要.

我曾听朋友说有这么一种类型的人,生活起居有规律,事业稳定,收入丰厚的男人,最大的爱好竟然是做饭,喜欢邀请朋友到自己家吃自己亲手做的菜.

幻想一下那是什么样的男人,不像我这么宅,朋友多不多这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应该是位真实的人,你随时都可以注意到他的存在.不像海绵有时你觉得他存在,有时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存在,因为他在你的思想中已经不真实,会被你认为的真实压缩到看不见.他一定是位有真性情的人,我曾见过一位真正的朋友做饭.

那天我和小五子一起到火车站附近办事,说晚上要请我吃饭,并告诉我其实自己做饭更节省,吃的更好.当时我在市里折腾新店基本都在外边吃,不开火,我猜他在教我怎么在外生活.

因为时间有点晚了,他急急忙忙从超市买了鱼,菜.回到住所,便开始做菜,那种做菜的方式是不同的,很急的方式,很快,动作很麻利,按美食家的要求肯定不能达标.因为做的快,味道肯定不如正常的好吃,但是这也算一顿特别的晚餐.

我猜爱烧菜的男人一定是位精致的人,凡事一定追求完美,做菜时一定很细致.例如切菜一定薄厚均匀,大小略同,每切好一样菜必定板案整洁,用心做出的菜一定值得细细品尝.

当有人把做菜当成一种爱好,这个人一定很细致,是真实的.

我想我该培养一个爱好!好让我分的清什么是工作,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

2015 / 07 / 14 - 随笔杂记    1条评论

徒步日记(三) — 第一站嵩山少林寺

走在黄河桥上越来越感觉到背包的重量有点重,装的东西不多,也就昨天想着今天要出发,提前去超市买了几个苹果,三袋牛肉干,还有衣服手机充电器什么的,哦,对了还有一个毛巾被很薄的那种.就这些东西足足把我60L的背包填的满满的,足足有30斤的样子.大概走了不到5公里脚底开始发疼,我想肯定是起水泡了.猛的一负重加上鞋子大了那么一点点,没想到脚底这么快就起了水泡,每次落脚就感觉在脚底有如放了一个钉子狠狠的把我的脚顶起来,那种钻心的疼还是忍着吧,总不能黄河桥都没走过去,就打了退堂鼓. Read more »

2015 / 07 / 12 - 随笔杂记    2条评论

猫说(一) — 我想我是中毒了!

通常猫的寿命在十到十五年,可是我知道我活不了那么多年,不错,我是一只猫.

现在我的胃中痛苦难耐,像往日一样,天色一黑我便穿过主人家的大门去外边寻找食物,昨天我在后边街道的砖墙夹缝里抓到一只老鼠,前天我偷袭了一个麻雀窝,虽然主人每天都会喂我食物,但我讨厌人类的所有除了肉类以外的食物.就在刚才,我在路边的垃圾堆里闻到了老鼠的味道,翻找之后那只老鼠顺利进入我的胃袋.

我是猫,所以不要用人类的饮食要求来限制我,平日里我抓到老鼠之后总是将老鼠叼到一个空旷的地方,看它在一次次地跑远,然后我一个猫跃便可轻松将其按爬在地上,这是我最大的乐趣.老鼠有时候在被我多次按翻之后会假装死去,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会假装,我假装掉头离去,再趁老鼠醒来逃跑时回身一跃,尖牙直刺老鼠喉管,慢慢地我感觉不到它的心跳,然后我才开始享用我的大餐.
Read more »

2015 / 07 / 10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徒步日记(二) — 出发

我出门了.

今天早晨一改往常闹钟没响我就已经睁开了眼,看了下手机5点,没有犹豫直接起了床,看着昨晚整理到半夜的大背包,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了怀疑:”我在做什么呢?”习惯性上厕所解大号,虽然肚子并没有感觉,但我还是撕了卫生纸去了厕所.我知道自己对自己行为的怀疑其实是权小拖和权小胆两位朋友在阻止我,这次我不能再拖延,自己这种性格不改一下恐怕永远也走不出去了.

下定决心了,擦,起身,穿裤子动作一气呵成,我走到弟的屋子,”S,起来送我一躺吧?送我到207国道上就行了.”

连叫了弟几次,他才揉揉眼睛,起了身,二话不说就推着电动车出了门,看我背着大包出门,他并没有问什么,我们兄弟之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关系,个人的事从来不互相过问.

“跟咱爸妈说,我出去旅游了啊.”

“嗯.”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