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01 / 14 - 这才是美文    1条评论

海风真大

时间 它无情消耗 那片毫无波澜的死海 又来 包围我 不要灵光 更不要 听上去就是笑话的 烟火

这里没有看到海鸟,也不知怎的,偏习惯用这种看上去就很性冷淡的配图。像也不知怎的,偏在心性冷淡的时候才写得出东西。

三只狗偎在脚边,它们不是我的,他也不是我的,这地方不是我的。这里温暖潮湿,白天人们骑着摩托车乘风来去,坐在店里慢慢的喝茶,说着高亢的经文似的方言,嘴里的摈榔抵住上腭,喉音迸发出来。晚上宵夜店里卖炒粉,海白粥。

出去溜达一圈,满身的沙和盐,潮气腻得满身黏糊糊的,每天早晨睡醒的时候,我的鼻子喉咙却干痛。站在你身边的时候,无话,只好一个劲地抽烟,像一对大手攥住了我的肺。

夜晚的海边人很少,因为这里是一个小镇。海边耸立着一栋废楼,巨大的灰兽,趴看着大海。海浪呜呜响着,让我忍不住想走进去,又本能的恐惧着。

人造景观和楼房鼓噪着升起,海呜呜响着。 Read more »

2016 / 01 / 12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正确的死法

做为一名资深伪文艺青年从来都是我找想法然后写文章,但是最近不断有想法在我上下班的路上,上厕所的坑上,无聊想发呆的时候蹦出来,好像在告诉我:喂,你该写写我了。于是,便有了这篇文章。

冷兵器时代的死法大多难看。
Read more »

2015 / 12 / 3 - 随笔杂记    6条评论

垃圾桶

我,是一个垃圾桶。

有盖子,也有脚踏子。

不像同样有盖子的烧水器,

我上不了茶几。

“唉?你家的垃圾桶放茶几?”

“逗比,这是烧水器。”

远看烧水器不过也跟我长的一模样,

但是,我永远比它更亲近大地,

因为我永远上不了茶几。
Read more »

2015 / 10 / 30 - 这才是美文    没有评论

别人家的狗

别人家的狗

别人家的狗总是非常热情的扑到你身上,把口水弄得你满身都是,大声吠叫,跟你对打。我家的狗只是不冷不热的看着你。

物似主人形,大白跟我一样孤独,敏感,无聊。

Read more »

2015 / 10 / 9 - 随笔杂记    7条评论

神算子的故事

神算子总神神叨叨,但不是总是神神叨叨,我认识一个神算子。不对,认识的上一个神算子是《极限挑战》里的黄磊。

一般人印象里的神算子应该是路边摆摊的大爷,坐个小马扎手里拿个袋子前面放一个方形红布,上面要么画着八卦,要么画着手相图面相图,他们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倒不是说他们逍遥自在只是因为他们神秘,随便看着从手里的薄布包里摸出的一本发黄了的老黄历便可以决定一对情侣的结婚好日子,也可以神秘的对路过的人说:“喂,年轻人你最近有灾,快来让我帮你消消灾。”,几句话便把人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他们不收钱,都是客人主动给的好处,因为他们泄露了天机是要遭灾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