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03 / 30 - 这才是美文    没有评论

幼稚的朋友

幼稚的朋友

我当然是在说你啊!不然还会有谁。

我说宝贝儿我认识你十二年都没发现你原来是个逗比。你说你对熟人都这样儿。噢那你意思咱俩从前两天才变熟?后者无言以对,瞪大眼睛傻笑,在黑暗的操场上状似小熊猫。

最近我们老是约着一起去以前的中学里散步,她嚷嚷着要减肥但每次只跑两圈就开始偷懒跟我聊天。我俩像中学生似的鬼鬼祟祟猫在角落里抽烟——在家可不比在外,能大摇大摆的边走路边抽。且随着时代的变化,迎着人们越来越微薄的注视,已经比起从前不知舒坦多少。

她搬出我初中时候的糗事,抽烟把自己抽晕了,猫在厕所里嗷嗷犯恶心。我赶紧拿出更怂的选手,那谁谁不还把自己抽的在走廊上哭呢么。我比他可强多了。

那时候抽烟,无非小孩子们一个特别酷的符号,不管怎样的不合口味,总要去试一试的。

有一次,她给我讲起高中时与一个女孩子闹别扭的事。说的是这个女生平时并不太理她,对她却充满了私有欲。于是给她新交上的朋友发短信说,她是我的,请你离远点儿。

短信当然是“巧合”的被她看到了,气得冒火。

那被揭穿的女孩儿又羞又恼,哭了起来,晚自习也不来了。别的同学告诉她,那女生独自在宿舍哭得厉害,无法,她只得从晚自习上溜回宿舍看她。

从这里开始,她进行了大段的氛围铺垫。“我们学校晚自习的时候宿舍灯都是关的,楼道里一片漆黑。就只有安全出口的灯绿莹莹的亮着。你知道我们寝室是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外面还有一棵树。好多学校都有那种传说,说树上吊死过人······”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女孩儿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衣长裙,站在走廊尽头的树前面的景象。绿惨惨的光映在她的长头发上,看不清脸。

说真的,这画面形成的时候,在冬天校园晚上人不多的操场上,着实让我汗毛一立。

然而她最后的故事里,只是推门进去,发现那女孩儿静静的睡在床上而已。

待她讲完,我舒了一口气,讲出了我刚才的脑内画面。她竟吓得突然停住步子,抱起手臂大叫,哇靠,这也太渗人了!

继续往前走,仍然不住回头看空荡荡的跑道,撒娇道,你站在我背后!

那样的环境下,两个人其中一个的情绪,必然传给另一人,她这么一惊一乍,搞得我也有点毛毛的了。

不一会儿,尿急,要去厕所。操场边没有灯的公厕。

走到门口,她又却步了,微微畏缩地说,要不你就在外边儿尿吧。开玩笑的口气。在她的“校园传说”里,这个厕所当然又是死过人的。

我大声笑骂了她两句,给我俩壮胆。

打着手电进去,正上着厕所呢,她声音低低的对着手机嘟哝了一句:“等会儿她该来了。”

我晓得自己听岔了句子,还是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装作镇定的理好衣服,不急不徐走出外。搭着她的肩,刚说了一句,“有件事儿跟你说···”

突然的,我忍不住又叫又笑地拔足狂奔,她不明就里,显然吓了一跳,一声不吭抿着嘴就追过来。一路跑到跑道边上,我们奔进塑胶跑道红色的区域,她还一跃,一脚赶紧踏入,另一只脚跟上,站定。

我们哈哈大笑起来,她说你有病啊!你跑啥啊!我说你他妈还一跳,你是觉得跳进这个圈儿里就安全了是吧!

我们心有余悸地笑了好一会儿,我突然觉得特别高兴起来。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再遇到过这样幼稚的朋友,会和我一起犯蠢,为着笑料般的恐怖故事拔腿就跑。

我的那些朋友们若是看到我这么做,一定在后面毫无滋味的摇头,就算也吓了一跳,也会若无其事的继续慢慢踱步吧。

这样的朋友,让我好像重回中学时代的那种偏执,幼稚,单一。为了别人的目光而做傻事,为了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一同认真的搞笑。于我们现在尚不清明又不得不紧促的生活,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真是可爱的朋友啊。比起现在流行的,必须够毒舌够犀利的刺穿对方而制造的笑料,这快乐是那么单纯无害的。

再说那个女孩儿,后来她还做了一些让她难堪的事,无非就是些孩子气的不妥当的道歉,悲凉的仿佛赌上了一生的骄傲似的,站在众人的眼光中间,一定要做一个姿态出来。实际上这样的事情,谁小时候没做过呢?

被道歉却无比尴尬的她发誓一辈子都不再跟她要好,恶狠狠的,死也不肯原谅。我忍不住插嘴道,她毕竟是在乎你的呀。

不过时间过去,我们慢慢长大,那些孩子气的事早已成过去。她们当然和好如初,前阵子,也还天天一起散步哩。

最近,幼稚的朋友即将脱离家乡安稳的生活去往美帝,也许,依然是为了她最为看重的感情。

不管怎么说,祝愿你永远葆有这样一颗童心,等到八十岁,也还是会为这种事笑出声来。

到那时候,跑得慢来不及进圈儿的人,可能就会被抓走了哟!

文/ 李小荷       微信公众号/walnut_hetao


©版权声明:本文为【伟伟权日记】(QUANWEIWEI.CN)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想说点什么?在下面留下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