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 06 / 14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来生做只草履虫

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两个和尚都想往南海求佛,方丈问两个和尚什么时候出发啊?一和尚说我要准备准备,首先得攒够盘缠路上总不能挨饿,还要准备多双鞋子,走路多鞋子容易磨坏。于是方丈便让他准备去了。另一个和尚却说:我只需要一个化缘钵,明天就出发。说完便向方丈施礼离开了。故事的结局大家都能猜到:和尚二顺利到达了南海,拜到了佛。和尚一准备盘缠准备了一生。但是,我今天写的和和尚无关。

忘了哪年哪月晴读到一篇学生作文名字叫<来生做只草履虫>。内容大致讲草履虫单细胞生物,生活简单,没有成长的烦恼,没有写不完的作业。当我陷入沉思:我也把自己当成了一只草履虫,然后我发现了一个奇妙的世界。

当我从母体上分裂分离出来之后我的生活便一直在一个池塘里,每天没有太多事,只是本能的将自己周围比我体积小的生物用我那柔软的细胞壁包裹起来,慢慢溶入自己体内,维持自己的生命。通常这也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有一天我被迫离开了水塘,我才知道地球上生活着一种瘪状的钢铁生物,他们不象我们,一天到晚就做一件事:吞噬比自己小的生物。他们不吞噬比自己小的生物,他们喝一种液体,体内生活着一种两条腿的生物,他们移动速度超快,屁股里会喷气,有恶臭。钢铁生物只有在两条腿生物存在时才会移动。大部分时候钢铁生物就是呆着。我是被两腿生物拿一带钩子钓到的鱼一起进入钢铁内部的。

两腿生物进入钢铁生物内部之后,在钢铁的胃肠壁上按了几下,我便感觉到了震动,我的整个细胞身体开始随两腿生物的脑袋晃动而不自主的胀大缩小,感觉自己吞噬了一个比自己体型大的生命体,我难受极了。两腿生物会把一个黑色的另一个物体放在自己脑袋边上,他们会发出声音,是的我确认我没看错,他们在对一个体型严重小于自己的生命体发出声音,原来两腿生物是这么吞噬其他生命体的,跟我们太不一样了。

不久之后我发现两腿并没有相同于草履虫家族的吞噬,因为黑色生命体并没有进入两腿体内。不久钢铁的轮子停了下来,进来另一个两腿生物,不同于前一个,这个生物体味你怪怪的,有种我熟悉的水草的味道,我喜欢这味道。她发出的声音不同于另外一个,声音细腻,并且声音时不时冒出,伴随着的是另一个两腿单调的声音大概音是:haha。有时两腿生物会互相吞噬,不同于我们,两腿生物并不会消失一个,他们在吞噬一阵之后是另一种haha的声音。

后来我发现两腿真正吞噬的是另一种生命体,在吞噬这个生命体之前会先撕开一层好像细胞壁一样的东西,然后把生命体送到发出haha声的部位,这次,弱者被吞噬了,我再也没有见到相同的生命体被两腿在次从部位里扔出来。

奇怪的钢铁生物,奇怪的两腿生物!

来生做只草履虫,一生只有一件事,吞噬吞噬。



©版权声明:本文为【伟伟权日记】(QUANWEIWEI.CN)原创文章,转载时请注明出处!

想说点什么?在下面留下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