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 七月, 2015
2015 / 07 / 29 - 随笔杂记    4条评论

平凡与平庸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人会渐露平庸,有些人会小有所成,还有人会出类拔萃。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绚丽的人。当你真正遇到这一刻,才能明白其中的美好。
Some of us get dipped in flat ,some in satin , some in gloss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 you find somene who’s iridescent .And when you do ,nothing will ever compare.
—-《怦然心动》切特对朱莉说

那一年班主任规定我们一周写一篇周记,题目他定但是不限字数。于是他定了个《平凡与平庸》的题目,当时自己不觉得写周记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就随手应付写了个100多字的文章。内容再也回想不起来具体写的什么?只记得最后一句是这么结尾的:做一个平凡的人,我不后悔!

Read more »

2015 / 07 / 23 - 随笔杂记    7条评论

猫说(四) — 我的家,宽旷的世界

眼睛看到的世界果然很美,阳光是一束束的,金黄的颜色是我最爱的,像母亲一样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我便懒洋洋地侧躺着,任由身上的软软的毛在阳光下变的透明.和母亲不同,我并没有一身白色的毛发,我的毛发有多种颜色,鼻子右边有一处黄棕色的三角形,左边有一捋白色,在头顶上两边毛色的交接形成一个三角形.背上肚子上波浪状的灰与深棕色交替到尾巴尖上.四肢也是这种发色,但脚背上却是白色.

床是贴着墙放的,挨着墙的床边落着许多白色的石灰片,墙上也因为潮湿鼓着白包.石灰片脱落的地方露出灰色的砂面.

Read more »

2015 / 07 / 21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猫说(三) — 吃奶

在没有睁开眼的那段时光里,母亲警惕地小心地照看着我俩,她有时会用嘴叼着我和姐姐到她事先在墙角布置好的新窝,有时我俩不小心爬离了窝,她又会一口一个把我俩又叼回窝里,老太太会按时给她送来食物,但只有人类的面食和一些南瓜,母亲还是会在晚上出去捕食,第二天如果我俩能喝到更多的奶水,那么她前一天晚上一定是捕到了食物.嗯,今天的奶水是老鼠味的;嗯,今天的奶水是麻雀味的;嗯,今天的奶水还是面食味的.
Read more »

2015 / 07 / 19 - 随笔杂记    没有评论

猫说(二) — 出生

从我吃东西的垃圾堆到家里大概七十米,可这七十米是我走过最长的一次,我感觉胃袋已经严重烧伤,鼠体内的毒素已经经过胃里的伤口经血液流遍全身.我已经走不了路,但我仍然坚持着警惕的沿着墙根慢慢走.胃依旧翻滚,”啊~”尖叫声伴着呕吐,这次我吐出了未被消化的鼠毛还有一根颜色发深的长草,胃液还是别的什么液体成泡沫样的绕在呕吐物周围,胃在烧,但我的血液却在一点一点变冷.

一路上每一次呕吐,都让我更加虚弱,终于还是走到了家,大门已经锁上,像昨天一样我可以从大门左侧斜靠在墙上的细木杆上爬到门栋顶上再下去就到院子里了,我的爪子仍旧尖利很轻松就能够抓住木杆,但往上爬却并不轻松,我太虚弱了现在.

我的身体不得不伏在杆子上,我的眼角已经湿润,胖子主人在刚收养我的那几天几乎天天抱起我就先帮我轻轻捏去眼角的异物,然后轻抚我的头和后背,我便顺势爬在他坐下的双腿上.
是个秋天,我出生在一个破旧的小屋,生我的是一只白色的母猫,小屋布置的很简单,大概是没有人住的原因,在靠窗处只有一张铁边的木板床,床很大,上面有一些破布棉花之类的东西,我就出生在这张床上,那堆东西就是我的窝.

在我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吃喝拉撒都在床上,我还有个姐姐,母亲在生完我们后异常警觉,除了吃主人送来的食物,在开始的几天她寸步不离我们.主人是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她很少会看我们,过了几天趁母亲出去,她才看我们一眼,我出生后不久的一个夜里,听到了院子里传来”嗯~嗯~叽~叽~”的声音,后来才知道院子里有一只母狗下了一窝狗崽.

2015 / 07 / 16 - 随笔杂记    2条评论

我的朋友小五子(三)

会生活的人更有魅力!

我越来越相信培养一个能坚持下去的爱好是多么重要.

我曾听朋友说有这么一种类型的人,生活起居有规律,事业稳定,收入丰厚的男人,最大的爱好竟然是做饭,喜欢邀请朋友到自己家吃自己亲手做的菜.

幻想一下那是什么样的男人,不像我这么宅,朋友多不多这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应该是位真实的人,你随时都可以注意到他的存在.不像海绵有时你觉得他存在,有时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存在,因为他在你的思想中已经不真实,会被你认为的真实压缩到看不见.他一定是位有真性情的人,我曾见过一位真正的朋友做饭.

那天我和小五子一起到火车站附近办事,说晚上要请我吃饭,并告诉我其实自己做饭更节省,吃的更好.当时我在市里折腾新店基本都在外边吃,不开火,我猜他在教我怎么在外生活.

因为时间有点晚了,他急急忙忙从超市买了鱼,菜.回到住所,便开始做菜,那种做菜的方式是不同的,很急的方式,很快,动作很麻利,按美食家的要求肯定不能达标.因为做的快,味道肯定不如正常的好吃,但是这也算一顿特别的晚餐.

我猜爱烧菜的男人一定是位精致的人,凡事一定追求完美,做菜时一定很细致.例如切菜一定薄厚均匀,大小略同,每切好一样菜必定板案整洁,用心做出的菜一定值得细细品尝.

当有人把做菜当成一种爱好,这个人一定很细致,是真实的.

我想我该培养一个爱好!好让我分的清什么是工作,什么是生活,什么是我真正想要的.

页面:123»